yabo888vip网页登录平台

李佳:乒羽侠侣的校园人生 高校乒乓

Posted by admin

“你知道吗?我们竟然拿了混合团体冠军!女单也夺冠了!”奥运会前,李佳带队的大连交通大学乒乓球队在大连市高校乒乓球赛上拿到了球队历史上的最好成绩。“我家华哥羽毛球也拿了男团冠军”,李佳难掩兴奋地补充了一句。华哥是李佳的爱人朱李华,大连交通大学羽毛球队教练,在妻子率队实现突破一个星期后,他的球队也在大连市高校羽毛球赛中传来捷报。听着李佳带点小骄傲的声音,眼前不由得浮现出一对携手闯荡江湖的侠侣。

1981年,李佳出于在辽宁锦州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因为父亲酷爱乒乓球,她在7岁时拿起了球拍。很快,李佳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一路小跑着进了辽宁省队,那时的她只有10岁。

左手打球的李佳在省队成为教练的重点培养对象,为了给她对抗性更强的训练环境,教练让她跟着男队练,没想到这个“小灶”却意外给李佳制造了一段弯路。“我一个人去了男队,没有教练跟着,这个年龄的孩子毕竟贪玩,练得反而没有在女队时专心了。”在“该进国家队”的年纪,成绩有些掉链子的李佳错失了很多机会,教练赶紧把她召回女队,严加管教起来。1997年,16岁的李佳终于进入国家二队,“算是末班车吧,同龄的都已经进去一年了”。

在二队训练两年后,通过一二队交流赛,李佳升入一队。2000年是李佳开始崭露头角的一年,她代表辽宁本钢腾达俱乐部获得首届世界女子乒乓球俱乐部赛的团体冠军,又在同年的全国锦标赛上与姜华珺合作获得女双冠军、女单并列第三名。从2001年开始,李佳频繁亮相国际赛场,那年她先后斩获韩国公开赛女双冠军、丹麦公开赛女单冠军、U21世青赛女单冠军和全锦赛团体冠军;2002年她和牛剑锋的双打组合更是所向披靡,把荷兰公开赛、德国公开赛和国际乒联总决赛的女双冠军一一收入囊中。此时,李佳的世界排名也升至第10位。

在这样美好的时光中,李佳认识了朱李华。朱李华当时是羽毛球国家队的队员,乒羽两队都住在天坛公寓,在同一个食堂吃饭,去训练也经常坐一辆大巴车,大家都成了朋友。性格爽朗的辽宁姑娘和温柔细心的广东小伙在一天天的相处中,开始渐渐为对方倾心。

2003年巴黎世乒赛是李佳参加过的唯一一次“三大赛”,她和李菊搭档拿到了女双铜牌。因为国家队的全局考虑,和牛剑锋拆对之后的李佳双打成绩受到很大影响,而在单打方面,那一批国家队也是强手济济且打法相似。“光是我们辽宁队进来的就四个左手,前有王楠,后有郭跃,还有一个常晨晨,我夹在中间有点尴尬。”就这样,2005年,李佳选择了告别国家队。

退役后的李佳加盟了日本联赛的劲旅日本生命保险俱乐部。有了这位中国队前国手的加盟,俱乐部更是坐实了联赛霸主的地位,每一年的冠军都不曾旁落。在日本打球,李佳可谓游刃有余,有时候看队友打得有问题,她还会忍不住去纠正一下。“我没比赛的时候会陪她们练球,她们说我是魔鬼教练。”李佳笑称自己的“执教”风格比较凶,不过这样的爆脾气用在比赛中就成了问题。曾经有一次冠亚军争夺战,李佳输了一局之后开始出现急躁情绪,局间指导时,她踢了一下场边的挡板。这个在她看来不算很重的发泄小动作,却遭到了日本教练异常严肃的批评。“我从来没有那样被批评过,他对我说,情绪能稳定下来就接着打,不行就不要打了。”

这件事让李佳印象深刻,注重细节和礼数的习惯也渐渐扎根在她的心里。后来在大连开球馆时,尽管国内当时还没有实行垃圾分类,但李佳也学着日本的样子,让学员们把垃圾都分类去装。李佳刚刚进入大学当老师没几天,遇到一个学生拿着一个空矿泉水瓶向垃圾桶远投,瓶子没扔进去,那学生也没去捡,李佳的爆脾气又上来了,很生气地把学生叫回来让他捡起来扔进垃圾桶。“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旁边的同事直劝我,出了校门可别这样惹事。”显然,李佳没听同事的劝,除了教球,她对学生管得一直很“宽”,也正因此,她带的队伍参加完比赛不会留下一片垃圾,坐过的椅子都会摆放整齐,吃自助餐也绝不会多拿多取浪费食物。

在日本的6年,就这样在各种细小的磨合中慢慢度过也慢慢收获,其间不乏让她留在国外的一条条橄榄枝,但李佳没有动过心,2012年,她回了国。30岁,在国外打球还远远没到退休的年纪,为什么这么坚决地回国了呢?面对这个问题,李佳笑着说:“还不是为了他!”

如果从国家队时的相互倾心开始,李佳和朱李华的爱情之路也算得上是一段聚少离多的长跑了。在国家队时能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离开国家队后李佳去日本打球,朱李华回到广东队当教练,又是6年的两地分隔。自称“再不结婚就没人要了”的李佳,在30岁这年终于重新和她的“华哥”走到了一起。此时朱李华已经在广东省羽毛球队当了多年教练,李佳也在广州找好了一份工作,然而一个球友带来的消息打乱了计划。

“大连交通大学想要一个乒乓球教练,这是个很好的机会,而且老家的父母也特别希望我能离他们近一点。”学校一眼相中了李佳,而李佳这时候也给学校提了个“条件”,“能不能把华哥也要了”。两个前国手加盟,学校何乐而不为,就这样,朱李华放弃了广东省队教练的工作,追随妻子来到了大连。多年两地分隔之后,李佳和朱李华终于迎来了上班下班都在一起的日子,“有人觉得夫妻俩天天在一起会烦,我倒觉得挺好”。小夫妻不但一起进了大连交大,还开了“佳华”球馆,既教孩子们打乒乓球,也教羽毛球,生活过得忙碌而充实。

2012年3月,李佳刚到大连交通大学的时候,校队刚刚开始组建,队员只有两名,教练席还在虚位以待,她的任务就是带好这支球队。刚从队员的角色转变成一名老师,李佳最大的感触是“假期可真多”。“刚来没多久,同事问我清明假期去哪玩,我当时都愣了,居然清明还有假期?以前当运动员的时候春节都在练。”

“正常人的生活”适应起来很快,和学生们的磨合却用了不少时间。当一个国手级的教练和几个没有专业背景的大学生相遇,双方就好像进入了平行时空。“我不知道他们在练什么,他们也不知道我在教什么,我安排的训练计划他们完全做不到,也不敢说,都是后来熟了才告诉我的。”这样的“相互猜疑”持续了一个学期,师生之间才终于走上了正轨。“现在好了很多,学生们的水平一届比一届高,打过专业队甚至国家队退下来的队员都有。”

作为大连交大唯一一支高水平运动队,李佳麾下的这支乒乓球队得到了校领导的大力支持,招生政策越来越完善,队员们因为训练和比赛遇到学业上的困难,校方都会帮助协调老师补课。没有了后顾之忧的队员们在李佳的带领下成绩越来越好,曾经拿到过全国大学生锦标赛的第五名,在全国的联赛中也升到了甲级。

如今,李佳说自己向学生们学习得更多,“我从小在运动队,他们才是‘正常人’,我很喜欢跟他们聊天,了解他们关心的东西,也知道他们需要些什么”。在场上仍然是“魔鬼教练”的李佳私下里和队员们成了朋友,这也让队伍产生了强大的凝聚力。在文章开头提到的大连市高校乒乓球赛中,李佳说交大队其实并不具备夺冠的实力,“对手大都是运动训练专业的学生,我们的都是‘265’(高考以二本线%成绩招生)的学生,但我们赢在了齐心协力上,每一个人都顶住了”。

带队成绩和“华哥”双喜临门,李佳也没顾上庆祝一下,转身就投入了全国大学生锦标赛的备战,因为疫情推迟的比赛没有消磨掉李佳对好成绩的渴望,“这是我们参加的第八届了,最大的愿望是能超越第五名的成绩,拿到一块奖牌”。

Related Post

Leave A Comment